注册送300试玩金可提现|送彩金


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二等奖 | 综合性大学戏剧影视文学本科生创造力培养模式的构建与实践 

   

编者按: 

  在2018 年岁末公布的2018 年国家级教学成果奖获奖名单中,我校表现亮眼,共摘得高等教育类9 个国奖,包括一等奖5 项、二等奖4 项。获奖总数超过上一届(2014 年我校总计获得7 项国家奖),且整体含金量高,一等奖总数位居全国高校之首(全国占比十分之一),获奖总数位居全国第三。 

   

  今天所取得的一些成绩和认可,都来自于我们的本院部门和广大师生在人才培养道路上的长期探索,南大人的这份理念坚守与情怀又来自于南大建校117 年来代代相传的办学传统和文化基因。塑造人、发展人,一直是南大之所以为南大的根脉,也将是打造“第一个南大”的基石。 

   

  百年树人,既是一所大学久久为功的神圣使命,又是体现在校园每一处角落、每一个瞬间的生动景象。今后,南京大学全体师生员工将继续在教育教学改革征途中孜孜以求,始终关注每一位学子的成长。适合学生发展的,永远是我们所追求的。 

   

  注:按教育部公布的名单顺序推送 

   

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二等奖 | 综合性大学戏剧影视文学本科生创造力培养模式的构建与实践 

主要完成人: 

吕效平、李兴阳、陈恬、高子文、杨柳 

   

  当代中国既有的戏剧影视人才培养模式存在以下问题:第一,重专业轻人文,过于强调内部小专业区分,忽视了戏剧、影视、文学其实是一个有机整体,需要人文精神来统摄;第二,重技术轻思想,过于强调技术至上,忽视了对艺术品格的要求;第三,重操作轻学术,过于强调作品的低端适应性,忽视从学术的高度出发对作品进行检验和提升。在这些理念的主导下,戏剧影视人才的培养面临一定程度的“工具化”倾向。也正因此,当代中国戏剧影视作品虽数量可观,但艺术精品稀缺。这一现状,与行业对于优秀人才的渴求形成鲜明反差。2006 年,南京大学从汉语言文学专业分出一部分学生,进行戏剧影视文学培养实践。经过十年多的探索,已经形成了清晰的培养理念,总结了一套独具特色的教学模式,能够显著地激发学生的“创造力”。 

   

一、成果主要内容 

   

建立了一套注重整体培养的教学模式 

   

1. 建立起一套独特的课程体系。依托南京大学人文学科的丰厚资源和文学院雄厚的师资力量,设置通识课与通修课,引入“院平台课”,设置古代文学、现当代文学、外国文学等课程。戏文专业内部设置“基础知识”、“专业创作”和“实践制作”三个部分,强调戏剧、影视、文学整体培养,淡化专业界限。 

   

戏剧影视文学本科课程体系 


2. 建立“双导师制”。与汉语言文学专业实现师资互通,同时聘请校外知名艺术家(如国家话剧院著名导演王晓鹰、著名导演郭小男、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主任洪祖玲、著名编剧史航等)为客座教授,学生在专业导师之外,还可以接受知名教授或知名艺术家的进一步指导。 


3. 组织编写多部研究型教材。为了巩固与提升教学质量,编写了《戏剧艺术十五讲》、《中国当代戏剧史稿》、《戏剧学研究导引》等书,这些教材受到了业界的广泛关注,多所高校将其列为教材。 

   

戏剧影视文学本科教学的研究型教材 

   

确立“学术”与“创作”相结合的原则 

   

  以“研究型”替换“填鸭型”,“以问题为导向”的教学方法取代了“以知识为导向”的教学方法。三分之二以上的本科课程由博士生导师担任,破除本、硕、博教学壁垒,向本科生开放硕士、博士课程。搭建以《戏剧与影视评论》杂志为代表的学术实践平台,为本科生提供发表作品的途径。 

   

拓展“国际化”教学,提升一流“创造力” 

   

  寻找各种途径,引进国际重要戏剧演出;聘请世界一流专家开设系列课程;与国际艺术机构建立互助教学;提供广阔的国际交流机会,与十多所世界著名高校建立本科生交换项目。 

   

开创“介入式”实践,引导学生进入戏剧生产与演出市场 


  引导学生介入戏剧生产制作,介入演出市场,介入当代社会。在“北京人民艺术剧院”、“上海话剧艺术中心”、“天津市大剧院”等重要艺术机构建立学生实习基地,为学生提供实践平台。组建和运营南京大学“黑匣子剧场”。 

   

二、成果主持人 

   


吕效平教授: 

  我们的学科差3 年就100 岁了,但是以“戏剧影视文学”专业之名招收本科生,才12 年。我们运气很好,10 年内出了朱宜、杨小雪、温方伊、刘天涯等几个才气逼人的青年编剧,她们和她们的作品给我们带来了声誉,于是我常常被国内的同行们问及“你们是怎么做到的?”老实说,我也不知道。就我本人来说,在我下过功夫的地方并不一定有成果;而这几位给我们带来声誉的学生,我好像都没有特别地做过什么。但我的导师董健教授说过,“价值观对,才能激活才华。”我和我的这些学生确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观。《蒋公的面子》初演时,我说:“如果你了解中国戏剧的现状,你会知道这部戏就是当下中国一流的戏;如果你了解世界戏剧的现状,你就知道《蒋公的面子》仅仅是一个三年级学生的习作。”我们深知我们与世界的差距,“现代化”才是我们教学和创作中的第一个“关键词”。其次,1978 年我进南大读书时,世界观还基本上是“红卫兵”式的,是“思想解放”运动启蒙了我,我和我的学生今天也都把“思想解放”当作我们学习和创作的又一个关键词。我最好的几个学生在当今中国青年编剧中虽然是出色的,但如果与上世纪80 年代的优秀编剧比,例如与陈白尘先生的弟子李龙云、姚远、赵耀民比,还是非常幼稚的。我们甚至还未能再攀我们的前辈曾经站立的高峰,这一点令人悲哀。国家教学奖的徽章挂在我们身上显得太硕大了,它本来应该挂在更现代和思想更解放的巨人身上。 

   

三、教师感言 

   


李兴阳教授: 

  创造力,是个人、团体、民族和国家发展的恒久的动力。培养学生的创造能力,是我们教学的目标和使命,贯彻在我们的教学计划、教学方法、课堂教学、课外活动等各个教育教学环节。我们的教学成果《综合性大学戏剧影视文学本科生创造力培养模式的构建与实践》获得2018 年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,对我们的教学改革既是极大的鼓励,也是充分的肯定。我们将以此次获奖为新的起点,继续完善我们的戏剧影视文学本科生创造力培养模式,不断提高我们的教育教学水平,为国家和社会培养大批具有综合创造能力的戏剧影视艺术人才。 

   


杨柳副教授: 

  很荣幸和我的同事们一起获得了如此教学殊荣。一直以来,以教书和学术为业,都是我的兴趣和理想所在。不过十年前真正进入这一行,才发现教师这个职业并不好做,在专业性和技巧性之外,它其实是个极具道德感的工作,只有持续的热情和严格的自我要求,才能真正实现教育人和影响人的结果。而今天的学生,是在万能的网络世界里长大的孩子们。他们随时可以在各种视听媒介中享受世界上最顶尖学府的公开课;或者花上几十个小时自学,也可能成为某个专业软件的使用达人;只要他们愿意,拿着手机就穿越去了似乎比现实更有趣的“拟像”世界——游戏、社交、刷存在……在这个时代,学生们在一所大学中究竟该学什么?老师们又该教授什么?都是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。我自己在教学中,更强调为年轻人打开视野,建立学科兴趣和平台,希望多调动他们的学习自主性并帮助他们保持健康的学习心理;我喜欢和同学们在课堂上多交流互动,给予有一定难度的讨论课题和充足的讨论时间,并参与其中;我会给学生布置一些需要分组互助完成的作业,诸如“向大师致敬”的短片创作;也邀请多位国外电影优秀学者,每学期在课堂上做“外国电影研究工作坊”,给学生更多的国际学术视野和资源。在课后,我也乐于和他们进一步探讨问题和指导他们的实践创作,把这些作为教学工作的必要延伸。因为我相信,只有独特和鲜活的个人风格和具体的指导,才能区别于同学们唾手可得的其他教育资源。而且,无论以何种方式,帮助他们发现自己的真正热情和气质所在,鼓励他们拥有比专业知识更难得的独立人格和思想,这些也都是我工作中最有意义和最重要的部分。最后想说,既然选择了这份事业,未来唯有珍惜和努力,不辱使命。 

   

四、学生感言 

温方伊: 

  进入南京大学学习之前,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写作,也从来不敢想象自己可以在众人面前表演。非常有幸遇见了能够激发学生活力和创造力的老师们。南京大学的氛围告诉我,人的思想与身体可以到达怎样的自由开放的状态,这种状态不仅是文学艺术创作的基础,学术研究的基础,也是人面对生活的支柱。《蒋公的面子》对我而言,是文学院戏剧影视艺术系给予我的礼物,没有在这里的学习生活,我甚至不会有提起笔描绘世界的冲动。我在看学弟妹们的作品时,总是惊叹于他们的创造力和行动力。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有了成熟又惊艳的作品。这片土地今后会愈发草木葳蕤,生机勃勃。 

   


南大青年:留美编剧朱宜 


朱宜: 

  南大戏剧文学专业08 届本科毕业生,是南大戏文第一届本科生。哥伦比亚大学MFA 硕士, 纽约Ensemble Studio Theatre 驻场编剧,作品有《长生》、《我是月亮》、《进化论》、《异乡记》、纪录片《饭碗》(导演)、电影《对面的女孩杀过来》(编剧之一)等。作品曾入选纽约国际前沿戏剧节、爱丁堡前沿戏剧节、北京前沿戏剧节、台北金马电影节。 

   

   

  在本科学习戏剧写作的两年里,朱宜非常勤奋地写剧本。2006 年,写出了她的第一个话剧《前程似锦》,并首次自任导演,和从未接受过专业表演训练的三位同学把这个戏排演了出来。那时南大分校区还在浦口,《前程似锦》在浦口校区的力行馆首演后,又在上海民间剧场“下河迷仓”和南京五台山先锋书店演出。2007 年,她去挪威交换,学习面具表演。回来后,进入大四的朱宜开始拍了一部时长半小时纪录片《饭碗》、写了毕业剧本《长生》、申上了哥伦比亚大学MFA (艺术硕士)项目。 


  MFA 的申请十分看重申请者提交的作品,哥大往年录取MFA ,都是由一位助手从所有申请材料里面挑选20 份,再交给德高望重的系主任Charles Mee ,由老先生从中选择录取者。那年,助手也是挑了20 个人,朱宜并未被挑中,而Charles Mee 看了材料,却偏偏对那20 个人不甚满意,决定亲自从所有申请中海选,他最终挑出了10 个人,其中一个便是朱宜。后来Charles Mee 第一天上课就跟朱宜说,“我很喜欢你的作品。”“喜欢哪一点呢?”“都喜欢。” 


  2011 年哥大毕业后,朱宜正式迈入编剧业界。每年都有万千个外国艺术家想要留在美国搞创作,他们艺术和职业生涯要进行下去并不容易,有很多现实因素要去面对。尽管并不轻松,朱宜仍很享受纽约多元的文化、自由的创作气氛和与第一流的同行接触的机会。在TEDxNanjing 演讲里,朱宜曾说:“作为一个编剧,我所唯一感兴趣,也是唯一能做的就是以个体的身份讲述‘人’的故事。”她很关注“个体”,不喜欢个人被任何宏大的东西,如国家、民族、人民等,所代言、淹没,被抹去个性、差异而被抽象化、统一化。 


  朱宜不是一个搞文艺的编剧,而是一个用编剧去观察和探索世界的人。出于对社会和宇宙是如何运行的兴趣,她会去了解一些看上去跟文艺风马牛不相及的领域,比如天文、生物、商业、法律。“我生活的目的不是为了写好剧本,没有必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和编剧挂钩,想了解什么,就可以去了解什么。” 


  编剧朱宜不只写剧本,她对宇宙充满了兴趣。 


江南时报:为什么是南大戏剧? 


  通过话剧《蒋公的面子》,南京大学戏剧影视艺术系为大家所熟悉。但事实上,在《蒋公》出来之前,南大就已经制作并演出了不少作品,如《海鸥》(2011 )、《莱昂瑟与莱娜》(2008 )、《学一学鸽子》(2007 )、《人民公敌事件》(2006 )、《罗密欧还是奥赛罗》(2003 )等等。其中《人民公敌事件》引起过很大的轰动。与《蒋公》类似,这同样是一个原创作品,诞生于吕效平老师的课堂教学。在参加大学生戏剧节时,当时北京的一个剧评家充满激情地评价说,六届大学生戏剧节收获了一个戏,那就是《人民公敌事件》。 


  南大这些年所制作的戏,共同坚持了一个原则,那就是市场化与专业化的方向。真正的戏剧必须要有观众,没有观众的戏剧作品,无论获得多少荣誉,都是虚假的。在今天,我们的观众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被欺骗和蛊惑了。市场化意味着首先尊重观众,尊重他们为看戏所付出的人民币,以及他们的时间。被尊重的观众反过来尊重剧场。吕效平老师在谈到恩玲剧场的观众时,表现出极大的兴奋。他说:“在我们的剧场里,戏正演出的时候,连小孩子上厕所都是踮着脚尖走的。” 


  南大这么多年来,制作这些作品的初衷,往往只是为了教学,而社会影响力则是之后自然而然产生的。《蒋公的面子》是南大这么多年教学与实践的一个成果,有了很大的影响。但是,即便没有出现这样的成功,南大也依然会这么做下去,依然有信心能够做好。南京大学文学院是一个有着100 年传统的本院。具体到戏剧学,自1922 年吴梅执教国立东南大学以来,也有了90 多年的历史。南京大学的戏剧学研究在国内学术界占据着重要的位置。吴梅、钱南扬、陈白尘、陈瘦竹、董健,一代又一代的学者把精神的火种传承下来,使我们有充分的信心能够把戏剧艺术的美好未来描绘出来,创造出来。 


  董健老先生讲,戏剧最重要的核心是“人与人在精神领域内的对话”。戏剧是人与人交流的一个公共的、自由的平台。而我们看到,这些年来,人们对于这种交流的渴望越来越强烈,人们越来越有能力提供物质和精神的空间来实现这样的一种交流。 


关注南大招生小蓝鲸,新鲜资讯一手掌握!


来源:南京大学微信公众号


Baidu
sogou